第1112章 缘由 大结局

自己的外公看见两位邢杰见了面之后,笑吟吟的收起了刀子,转身就向着大门走去。走的速度很快,没有丝毫的犹豫。

他当然知道,自己所做的事情会让自己的这个外孙心里有多恼怒。

这个时候不走还想什么?

等着一枪爆头吗?

自己的确是他的外公,但是这里边的事儿就没法一句两句的说清楚。

而且这个时候的邢杰根本就听不进去。

他可是清楚的知道,当年的范家到底落得个什么样的结局。

看着自己的外公离开。

邢杰也不再说什么。

刚才的那一刀子,直接就将两个人好不容易维系起来的淡漠亲情给一刀砍得点滴不剩。

“好吧,不相干的人已经离开了,有什么事直接说吧,不过你能先告诉我你究竟是谁吗?”

“当然可以。不过说起来的话很不好理解,这么说吧,如果我是3的话,你就是1,其他的邢杰也是1,或者2。这下明白了吗?”

“嗯,很简单,就是说我们其实都是你的组合素材?或者说是你的一部分。可是威尔逊却说我并不是你的克隆人。”

“的确不是什么克隆人,因为你们都是单独的存在,如果说我们之间究竟是什么关系的话,你是我,我也是你罢了。”

“抱歉,能不能说的再简单一点?你说的太过于禅意。”

“这么说吧,我和你不过是历史长河中不同的点的存在罢了。难道你到现在都没有发现,我只是个虚影吗?”

“当然看到了,不过我以为你不过是在装逼罢了,没想到你只是个幻影。好吧,就算你是另外一个我,那么能不能解释一下这件事儿的前因后果吗?看你的样子,应该是元老部的首脑之一吧?”

“没错,只是,请你把之一这两个字去掉。现在整个元老部都已经在我的掌控之下,怎么样?是不是很吊的样子?”

邢杰砸吧了一下嘴,这还能说什么?

掌控整个元老部,手下高手无数,各种各样的战斗生物牛逼到不像话。高手如云。猛将如雨,这要是不吊,邢杰实在是想不出来还能有什么比这个更吊的了。

可是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这个虚影邢杰究竟是怎么做到的?

还有,老子李聃可是被元老部追杀致死,这样的命令会是自己下达的吗?

“你是在想老子李聃的事情吗?”

“哦,你怎么知道?”

“因为我当年就这样想过。”

“然后呢?你不会就是单单的想了一下吧?”

“当然不是,我可是直接就展开了行动。不过却发现,这样做并没有什么用处。”

“为什么呢?”

“因为历史总是在沿着一条主线在运行,虽然有很多的支流,但是总要回到那主干流上的。我做了很多次尝试,但是却发现没有什么用。”

“还有你做不到的事情?”

“当然,我又不是神。我能做的,也只是把那些老头子给弄死之后再把防御圈反置,使得那些战斗生物出不去就是了。”

邢杰撇了撇嘴。

对眼前的这个虚影表示了浓浓的不屑一顾。

他所谓的不让那些战斗生物出去,实在是没有什么没用。因为在这个世界上,人,永远要比那些头脑简单,只知道厮杀的战斗生物要恐怖,阴险的多。

“那你为什么不回去?在这里呆着干什么?我应该不是这样性子的人。”

虚影没有回答他这个问题,而是把目光放到了那个精致的沙盘之上。

“和伍彦淖尔一样的东西吗?”

“差不多,不过比那个要精致一点。”

“不邀请我过去看看吗?对了,那好像也是我的家,我回家还用不着你同意……”

“我觉得还是算了吧,那种地狱还是就我一个人看就行了。你进去的话,精神会崩溃的。”

“乐乐?”

“……”

“那就给我滚开!”

邢杰说完后,就直接碰了一下那个沙盘。

一阵恍惚之后,邢杰就出现在了一条街道之上。看着车水马龙的样子,邢杰贪婪的看着这已经有很长时间没有见到的景象。

站在那栋别墅的门前,邢杰的心里怦怦直跳。

乐乐恐怕是不在了。

虽然在这个世界里,自己的老婆仍旧存在,但就像是虚影说的那样,这个沙盘是独属于虚影的世界。

那么乐乐究竟会变成个什么样子?

没有看到想象中的骨灰盒,这让他心安了一点。但是另外一种东西让邢杰的心中嘭嘭狂跳。

圣树之芯。

在外边被当成宝贝一样的圣树之芯,在这栋房子里到处都是。

甚至连地板都是用这玩意铺就而成。

“老公,这是新来的吗?算了,这也是你的家,随便坐吧,想喝点什么茶?”

一个人影出现在了客厅之中,那容貌,那身影邢杰都是熟悉到不能再熟悉。不是杨乐又是谁?

“我的习惯是喝点酒。”

“抱歉,已经很久没见过有喝酒的朋友来了。那请便,我去酒窖中去拿。”

看着杨乐离去的身影,邢杰回过头看了虚影一眼。

“我一开始就说过,我们虽然都是邢杰,但是每个人都是不同的个体!”

“现在那些人呢?”

“我就是除了你之外最新的那一个,其他的都死了。”

“谁杀的?”

“新来的杀老的。”

“那为什么不逃呢?”

“如果你要逃避的话,那么整个时间就会混乱,你后边的那个时空就会没有了幸运的杰这个人。而如果没有了新的邢杰,我就会彻底的杀掉你。”

“为什么呢?我们俩好像无冤无仇吧。”

“不为什么,因为我不能让传承断掉。因为谁也不知道宗主他们什么时候回来,我必须保证我们能够做到自保。”

“调配的方式为什么不公布呢?好吧,我说了一句废话,那些混蛋拿到这玩意的话,第一件事就是发动战争。而且是世界大战!”

“所以,你同意接替我了吗?”

“你就不怕我同意之后偷偷跑掉吗?我是个什么样的人你应该很清楚,这种事情我绝对做的出来。”

“当然怕,不过我相信你的原则,就像是我相信我的上一任一样。”

邢杰看了那虚影邢杰一眼,觉得自己来这里和这个家伙说了半天的废话。世界上怎么会有这样愚蠢的一个人?

就因为他和自己都一样,都是叫做邢杰,好吧,基本上就是一个人,这样就能保证自己能和他一样?

该有多蠢,才能够被那个什么见鬼的远大理想给洗脑到这种地步?

他刚才都亲口说过了,每个人都是独立的个体。

那么人和人之间当然不一样。

至于那宗主会不会回来?

关我屁事?

再说了,那是另外一个时空的邢杰需要关心的。

地球缺了谁都一样转圈,没了邢杰的坚守,那些大国就打不过宗主了?

呵呵,在历史的长河中呆傻了吧?

原子弹这种东西已经是最基础的大杀器了啊。真到了生死存亡之际,信不信地球人敢把天都捅个窟窿出来?

区区一个还要用碳基生物为主战力的所谓外星科技,根本就不用担心。

刚才的那场大战就已经说明了一切。

那些不过都是常规武器而已,仅仅是出动了一些坦克而已就已经把龙型兽给打成了稀巴烂,这还是没有飞机饱和轰炸为前提。

人类这些年的发展,尤其是在杀伤性武器这一方面,已经远不是那些在犄角旮旯里搞一些阴暗小心思的人能够想明白的了。

“我记得你应该是在探索完帕米尔遗迹之后就直接来了这里吧?”

“没错。”

“那么,你知道天空之城吗?”

“当然知道,而且太阳空间我也去过。并且激活了那些黄金版的战斗生物,并且收为我用。成为将来反击宗主的最强有力战士。”

邢杰哦了一声,用一种非常敬佩的目光看了虚影版邢杰一眼。

这个家伙自己强多了。一身的战力恐怕早已经到了顶峰。

黄金版战斗生物有多强悍,邢杰自然是心知肚明。这都能全部收下当小弟,一身的本事可想而知。

不过,既然激活了黄金战斗生物,那么世界树绝对是废了。

这才是捡了芝麻丢西瓜啊。

想到这里,邢杰眼中的敬佩之情就转变成了惋惜。

这个家伙说的是不是真的邢杰还不好说,毕竟时间这东西实在是太过于玄妙。

但是,就算他说的是真的,不过他自己的路都走错了,还这一点来教育别人,那才真的是大错特错啊。

不过,这样一个人能在时间的长河中等了这么多年,就为了等待自己的出现?

不知道是可敬还是可怜。

“其实你不用说了,我们彼此间都太过于清楚。你也知道,我是绝对不可能接受你这种提议的,本来我想的就是接受了你的提议之后,转手卖给别人。

但是我想应该不会这么简单,你可能不会这样做,但是你说了,有好几个时间维度的邢杰出现。所以我就想,不可能只有我一个是个混不吝吧?说谎话骗我,那和自己骗自己有什么区别?实话实说不好吗?

还有,你刚才说的悲惨地狱在那里?我觉得这里很温馨啊,没有什么不太好的地方。”

虚影邢杰笑了一下,指了指布满了整个房间的圣树之芯,看着邢杰的眼神中充满了痛苦和悲伤。

“原本我并不想说这些的,但是,这些东西你总有一天会直接面对。你我本为同一人,自然是知道彼此间的想法是怎么样的。我怎么会不清楚你会怎么做?

你说的没错,拍拍屁股走了,自己过得潇潇洒洒管他以后洪水滔天这的确是你我以前的想法。不过,我想你看完那些已经发生过的事情后绝对有一些改变。如果看完后仍旧是没有丝毫的改变,我也不想说什么,大不了一拍两散,人死不过是鸟朝天罢了。”

说完后,虚影邢杰直接拿出了一枚方形巨钻,扔到了邢杰的手中。

做完这些以后,就坐在了沙发上,静静的看着邢杰。

平心静气,进入捕猎术的状态。

和以前熟悉的场景不太一样,这次圣树之芯出现的是十二个完全不同的场景。

有几个场景中出现的就是一位虚影邢杰孤零零的坐在那座小楼之上,双眼虚妄,就好像是能够看到邢杰在什么一样。微微颔首,脸上的微笑就像是鼓励。然后一位令邢杰感到熟悉无比的女人出现在了场景之中,轻轻的伏在了虚影邢杰的腿上。

是杨乐。

当然,也有一位拍拍屁股走掉的邢杰。的确是什么事都没有发生,接着就是大批的军队冲杀上来,整座小楼被摧毁,那些老头子被抓的抓杀的杀。而虚影邢杰则是打破了那座沙盘,到最后缓缓的飘散于空气中。

不过这并不是最令邢杰震撼的。

因为他知道,那些东西会引发什么。

战争。

不仅如此,宗主也再次的降临。就像是邢杰看过的两次史前战争一样,整个人类世界再一次的陷入了战火纷飞,尸骨成山血流成河的战争之中。

“是不是感觉到很熟悉?这样的场景很眼熟?”

“的确是。就仿佛是一场轮回。”

“滚蛋轮回,你回忆一下,当年你们几个人在梅林雪山遗址当中,卡丹说过什么?”

“成神,象雄国的辉煌历史,就这些而已啊,嗯,还有个什么神战来着?我想不起来了。”

“香巴拉神战!”

“地球在不久的将来会出现一种矮小的人类,他们贪得无厌,不仅占据了大地,而且把贪婪的目光盯上了大海和天空。最后,神灵忍无可忍之后,就带着大军,打开星门,跨越了无数连接大地的通道,经过无数年的战斗,终于就把那些小矮人给全部杀光屠净!这个传说我在巴桑家里听说过。可是你们是怎么知道这些的?”

“很简单,我们平常生活的空间属于传统的三维空间。如果加上时间的话,那就是四维空间,但是再加上层次统一的空间的话,那就是五维空间了……”

“打住,你的意思我明白了。你们发现了十二个平行宇宙没错吧?然后你们就发现了彼此间的经历可以用来借鉴。

这样一来,你不仅有悠长的历史经验,外加上其他空间的邢杰给予的提示,这样一来总会在微小的征兆来临时将危险掐灭于萌芽状态。简单点来说的话就是,你们把蝴蝶效应中的那只蝴蝶在其还没有扇动翅膀的时候就将其翅膀给掐断了。”

“没错。另外……”

“我明白,我就是那只蝴蝶!只是我不明白,为什么会是我?你直接……”

邢杰的话还没有说完,就被一道黑影给直接打断了。

有个人出现在了这栋别墅之中。

这个人的出现,让邢杰感到非常的惊讶。

韩仲宣!

可是他,不是和巴桑去剿灭那圣子计划的大本营了吗?

为什么会出现在了这里?

“邢杰,这样好的机会你不要的话,干脆给我算了。”韩仲宣笑着说道。

“你是怎么知道这件事的?”邢杰和虚影异口同声的问道。

不过韩仲宣并没有回答,而是大咧咧的坐在了沙发之上,笑着端详着整个房间。

他不回答,是因为有个人回答了邢杰的疑问。

“因为是我告诉他的啊。”

而这个人的出现,则是令邢杰痛苦的弯下了腰,一脸的不可置信。被人背叛的感觉,就像是被毒蛇噬咬心脏一样。

疼的邢杰双眼发花。

是巴桑。

“你们康克族其实是古象雄的后代吧。”虚影邢杰突然问了这句话,不过谁都没有发现其眼中蕴含的痛苦。

巴桑点了点头。

另外笑眯眯的说道:“不是普通的后代,而是王族。”

“你们的传承中……”

“没错,无论多么困难,无论是多么的艰难,康克族的历代族长都会铭记祖先的遗训。就是当神眷之子出现之日,就是康克族一飞冲天之时!”

“不可能!你我认识的时候,我还只是一名最普通不过的炊事兵而已啊。”

“那是你蠢!我的父亲为什么能够发现雪山遗址?我们康克族的武力傲视群雄,光一个捕猎术就能够名震天下,为什么非要窝在那个鸟不拉屎的地方穷熬?真以为是什么故土难离吗?还不是在等你的出现?至于你的样子?你知道雪山遗址之下究竟是什么吗?我告诉你吧,就是圣树之芯!所以,你明白了吧?”

邢杰整个人就像是空了一样,双眼迷茫不已。

这个打击对他来说,实在是太大了。

最好的朋友,认为是彼此间可以过命的交情,没想到到最后竟然是巴桑早就设计好的计谋。

等的就是自己接受传承之时,然后取而代之!

“为什么?这个可笑的位置,你只要开口要,就凭你我之间的关系,我绝对是二话不说就会给你!你为什么这样做?”

“是因为我要他们这样做的!小杰,你的存在,就是宗主不能回归的最大阻碍。所以,只要将你干掉了,那么我们刘家就能够成为这颗星球的掌控者!”

一个最令邢杰感到不可思议的声音出现在了这个空间之内。

小舅!

当然,和他一起出现的,还有外公刘嘉铭,舅妈伊莎贝尔,阿齐兹,布丽塔,耗子,程昱。

以及赵雷。

邢杰一口血就喷了出来。

今天对他的打击,实在是太重了。为了这个传承者的位置,他经历了来自自己最好的朋友,家人的数重背叛。

“当然,为了让你更死心,你可以看一下这个。新鲜出炉的视频,还是暖呼呼的。”

小舅的俏皮话没有引起邢杰丝毫的笑意,只是机械的接过了平板。

只见艾米得意洋洋的坐在邢爸邢妈,杨乐,自己的两个孩子,以及大哥大嫂,侄子的边上,手中一把M16。

很明显,子弹已经上了膛。

“那是我妈,你的姐姐!”

“那又怎样?嫁出去的女人就已经是别人家的了。和我们刘家没有什么关系!”

“为了这个位置,你们至于做的这样绝吗?”

“不过是牺牲了一两个人而已,我认为这笔生意很划算!”

邢杰黯然的转过头,看了虚影一眼。

“你说的地狱其实就是这个吧?当初你也经历过一次吗?”

“嗯,不仅是我,那十一个邢杰也都经历过!至于走掉的那个,他比较特别,他是一名独行客,独自一个人走到这一步的,不过他的放弃实在是太可惜了。”

“哦,我明白了。其实所谓的香巴拉神战的传说是你放出去的吧?以己度人,就是想借势让我接受你的传承吧?其实你和他们没有什么区别,都是一群垃圾!全世界的人死不死的关我屁事,你们也太小看我了!

另外,小舅我告诉你,想争天下这没什么不对的。是个男人都想这样做,但是争天下要的就是光明正大啊。想你们这种靠偷鸡摸狗得来的天下,其实和赵匡胤陈桥兵变差不多,先天不正!

还有,巴桑,你还记得吗?我在来的时候就给了你一样东西。是一包神明之眼。那玩意是干什么的你还记得吗?可不仅仅是好看而已啊。原本那是给你回家卖钱的,只是没想到你来到了这里。可就是天堂有路你不走地狱无门你偏来!这小城的中心我种了一棵圣树……”

神明之眼和方钻的成分完全一样。

不过一个大一个小罢了。

所以,圣树当然对这东西很感兴趣。虽然不会杀巴桑,但是用枝条将其卷起来的话,那可就是绝对的了!

话音刚落,一脸惊愕的巴桑就消失了。

“先不管巴桑,没有一两个小时他还回不来。毕竟用龙形兽催熟的圣树长得还是非常快的!不过,小舅,按道理你对我也是非常的熟悉了,可你怎么就忘了一件事?”邢杰转过身,笑眯眯的说道。

这个笑容是那么的渗人,令在场的所有人都感到了一阵冰寒。

“什么事?”小舅急忙忙的问道。

“就是没有我邢杰不敢卖的东西!想想基博昆兰遗迹吧,可是只有区区三百万美刀我都给卖了啊。为了抱粗腿,你猜我将这里卖了多少?别瞎猜了,一块钱!本来抢到这个地方之后,我会将这个荣誉挂在你的身上,准备让你重振老刘家的声威。

但是你太心急了。在威尔逊出现的时候,我就已经给龙庭老大发过信息了。现在想想,他的亲军应该也到了吧?至于我亲爱的小艾米?难道你就不想一下,没有绝对的把握,我怎么会接这个堪称必死的任务?是不是,我亲爱的赵雷队长?”

赵雷站了出来,就像是当初在特种大队时一样,一脸的憨厚,满脸的微笑。

只是这微笑,就像是腹蛇一样阴险。

阴险到在场的所有人都感到了绝望!

“你是什么时候觉得不对劲的?”

“很简单,当我发现秦老一直故意针对我的时候,我就已经觉得有些不对劲了。不过我一直都没有想到会是我的家人在狙杀我!

还有啊,耗子,程昱。其实你们应该做个检讨,检讨自己的家族为什么做出那么愚蠢的事情来。叶援朝想要长生不老?叶眉的死让他早就不想活了,还会长生不老?简直就是笑话!所以啊,你们等会出去后还是自裁吧,这样的话你们的家族还能够留下一点荣耀!”

邢杰的话越来越冰冷。

每说一句话,在场的人都绝望一分。

幸运的杰,这个时候他的干娘幸运女神堤喀可谓是火力全开。

这些计谋没有一样是针对他们设计出来的,但是他们就是这样傻乎乎的钻了进来,好不自觉的,不带有一点犹豫的,一下子就跳进了这个堪称必死之地之中!

“亲爱的阿齐兹,你的事我懒得管。至于你有没有苦衷那是你的事,要知道你们摩根家族这次可是竭尽全力才争取到了一成股份,你这样吃里扒外?装进麻袋里沉到密西西比河里那可是绝对的了。

至于老韩,我实在是想不明白你为什么会这样的对待我。这样吧,我给你个机会,等会我们出去之后和你公平一战,输赢各安天命怎么样?”

韩仲宣坐在沙发中依然是大咧咧的,耸了耸肩膀,一脸的无所谓。

对于他来说,邢杰一直都是个对手。

想要打败他简直就已经成了他的心魔,现在邢杰既然同意生死天命的大打一场,那么对于他来说,就已经足够了。

赢了,立地成佛。败了,死而无怨!

……

过于全世界来说,中美双方的顶级首脑一起前去中非的一个小国,这是一件令人不可想象的重大事件。

那个小国国小力衰,另外也没有什么政治优势。

平常完全就是一个被仍在犄角旮旯里没人搭理的存在,但是从今天开始,一切都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没有人明白这是为了什么。

毕竟在中美双方共同出力掩盖事实的情况下,昨天晚上这里曾经发生的一切,全部都被掩盖在了那夜幕之中。

中方拿出了大笔的钱在这里投资,同时大力发展科技,医药,打出的旗号就是促进非洲兄弟的繁荣发展。

这种手法国际上都已经很熟悉了。

所以其他国家的报纸上也就是大概的提了一句,也就没了下文。最多也就是感慨一下中国人钱真多。

对于美方?

蛮横惯了,他们在非洲干什么,也是没有人去看。

至于为什么首脑在那里会晤?

想必是发现了什么珍惜矿藏吧?

这也没什么大不了的。

而一个联合实验室,就在那座小城的原址上以最快的速度修建了起来。

毕竟对于这种强悍的史前科技,没有一个人会掉以轻心。

满身绷带,躺在病床上的邢杰在一份文件上签署了自己的名字之后,就急匆匆的让杨乐推着自己离开这个在他看来犹如牢笼一般的鬼地方。

至于接任新任主管韩仲宣心里怎么想那是他的事情了。

打不过就是打不过,这有什么好丢人的?

能够将韩仲宣引以为傲的那张脸打成像气球一样肿胀,就已经让邢杰感到无比的舒爽了。

至于虚影邢杰,背负了那么久的责任,也该好好的歇一歇。

反正最后他是怎么想的,邢杰也不想管。

只是在亲手打碎那副沙盘的时候,虚影杨乐眼睛中流露出的则是满满的感激。

那些人到最后怎么被处理,那是赵雷要做的。

邢杰连一点感觉都没有。

是他们将所有的亲情友情一点点的割裂,最后落得如此结局,实在是怪不得别人。

现在?

无事一身轻的邢杰最想看见的就是自己的一双儿女。

当然,还有老爹老妈。

其余的,就让它飘散于时空之中吧。

……

“老公,你难道当时真的不想当那个什么传承者吗?”

“乐乐,你要记住,这世界缺了谁都一样,地球该转圈还转圈。其实那些东西早就已经成了垃圾,只是被那强悍的光环所遮掩掉了所有的瑕疵罢了。几千年前的科技?啧啧,打个比方,现在的你还会羡慕原始人茹毛饮血吗?那可是纯天然无污染的好东西啊。”

“呀,你说的好恶心……”

“那还不赶快回家,我还没算这次老子挣了多少钱呢。”

“嗯,还有件事我没有对你说……”

“只要不是你找了个隔壁老王就无所谓。”

“去你的,我是说你当初在教廷弄来的那个神兽镜,被闺女无意间给摔开了,里边还有一个很小的红黑色菱形体。我用小孔成像的方法照了一下那个神明之眼才知道,西王母的昆仑墟原来是在……”

“扔掉它!”

“en~ma,这才是我的好老公,我把它给砸碎了……”

“干得漂亮,我们回家!”

“嗯,回家!”

大结局!!!!!!!!!!!!!!

喜欢职业挖宝人请大家收藏:()职业挖宝人新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