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2章 一见钟情

“谁?”

我握紧了阴阳笔记,他大爷的,被影子局的人给搞出神经病来了。

一个清脆的声音响起:“我,快开门。”

这个声音,居然是艾小爱!这大半夜的她居然找来了,肯定是有什么事发生了。

“雯雯,雯雯出事了!”

李文哲猛的从床上坐了起来,眼神中满是惊惧,然后诧异的看着桌子上无炎的盒子,最后,把眼神落在了门外。

我看了一眼还在半睡迷当中的李文哲,这货这次应该不是装睡,以他的本事,就算是装睡也逃不过老神棍的法眼,所以不存在能偷听我们说话的概率。

更何况,我一向自认为自己的直觉很准,李文哲是一个很讲感情的人,绝对是。

只是,他发什么羊癫疯?

来不及管他,我抓紧把宿舍门打开,看到的,是旗袍微微有些凌乱的艾小爱和她横抱着的徐晴雯。

真难为艾小爱了,打从见到她第一眼起,她就一直扮演着女生守护神的角色,刚开始横抱甘怡,现在又横抱徐晴雯。

徐晴雯此时穿的是一身睡衣,双眼紧闭的躺在艾小爱的怀里,脸色铁青铁青的,眉心间一条黑线靠肉眼就能看得清楚。

我瞳孔一缩,这是?

李文哲此时看清了徐晴雯的面容,整个人吓得脸都白了,一个劲的问道:“怎么了?这是怎么了?今晚上你带走她的时候不还是好好的么?”

艾小爱的脸一阵苍白:“那时候是好好的,可是这丫头半夜从床上爬起来。

就跟甘怡那丫头是一样的,都是爬起来就走,而且走路没声,只是当时甘怡是来到了槐树下,而雯雯却径直去了你们宿舍后的荒地。”

“什么!”我和李文哲同时惊叫。

“什么时候的事?”

李文哲赶忙问道。

艾小爱继续说道:“就是刚才,就刚刚,我看到雯雯走到那口破井边,想要往下跳,赶忙赶上把她拉了回来,谁知道拉回来后雯雯她居然变成了这样,我没办法了,只好来找你们。”

“刚刚我看到的居然是她们俩。”无炎的声音传了过来:“幽精,尸狗,雀阴被吓没了。”

“谁?”

李文哲和艾小爱居然同时开了口,没想到,这两人的灵感居然这么强,能够第一时间发现无炎的存在。

事实上,无炎也没想躲她们,所以直接说了话,否则以无炎的本事,他们俩还真不见得能发觉无炎的存在。

我不慌不忙的问道:“师叔,怎么回事?”

听到我喊师叔,李文哲和艾小爱脸上的紧张表情才缓解了许多。

无炎继续开口道:“她看到了井里那两个小孩,惊吓所致。”

艾小爱立刻问道:“你刚才说说的幽精,尸狗,雀阴是什么?”

我赶忙解释:“人有三魂七魄,三魂即天魂、地魂(或识魂)、人魂”,古称“胎光、爽灵、幽精”。

七魄名尸狗、伏矢、雀阴、吞贼、非毒、除秽、臭肺,分别对应喜、怒、哀、惧、爱、恶、欲。

所谓幽精,尸狗,雀阴被吓没了,简单的说,就是被吓走了一魂两魄,虽然并没有死绝,但是跟死也没什么分别了。”

艾小爱被我一套扎实的基本理论给唬得一愣一愣的,小脸煞白:“那可怎么办啊?”

李文哲在一旁接口道:“天魂地魂不灭,人就吊着一口气,只要把人魂找回来,应该还有机会。”

把人魂找回来!真特么的是个好想法,我大有一巴掌拍死李文哲的冲动,死了的魂是那么容易找的么?

艾小爱立即起身:“怎么找回来?我去找!”

我看了她一眼道:“你不行。”

李文哲在一旁道:“我去。”

我诧异的看了他一眼:“你有毛病吧?她已经跟死人没分别了,你没必要冒险的。”

李文哲神色很严肃:“我是认真的。”

我眉头紧皱:“这个时候你不要开玩笑。”

李文哲正色道:“我不是开玩笑的,我是认真的,我喜欢她,或许你不相信一见钟情,可是我告诉你,我对雯雯,就是一见钟情了。”

我头大如斗:“我糙,你搞什么?一见钟情和笑话有什么分别?”

李文哲摇头:“别看你小子长得如花似玉,感情上的事,你不懂。”

我火冒三丈:“我是不懂,可是我却懂灵异圈的事,去地府找生魂,九死一生的事情,谁特么给你护法?”

李文哲再次用那种难以抗拒的眼神看着我:“你呗!”

我一口气险些没倒腾上来,指着他:“你要是死了咋办?”

李文哲梗着脖子:“小爷我殉情,我愿意。”

我彻底无奈,一摊手:“你真特么的伟大,老子才不管你死活。”

李文哲拍了拍我的肩膀:“我相信你。”

相信,真的是一个奇怪的词语,就因为相信两个字,我跟着老神棍踏入了灵异圈,从一个普通的阴阳先生从狩魔人,就是因为相信两个字,老神棍把他的后半生都交给了我。

如今,又是相信这两个字,让一个和我见面不过三天的人把命托付给了我。

他们如此相信我,我能不做些什么么?

我不能!只要还是个男人,我就不能阻拦他们去追求自己幸福的权利。

每个人都有选择生活的权利,李文哲也一样,他为爱而选择,无怨无悔。

即使这爱在我看来有些儿戏。

想要找一个魂魄回来的方法只有两种,一种是招魂,就是像召唤北邙鬼王那样摆下招魂阵,再有一种就是直接去阴曹地府把人给抢回来。

第一种就不用去想了,凭我们几个肯定是实施不了的,请人的话,估计人还没到,徐晴雯的尸体就已经凉透了。

至于第二种,嗯,也不是个简单的活,以我多年走阴的经验来说,茫茫地府找一个人的生魂,那难度比大海捞针也差不了多少。

李文哲身为一个灵异师,会走阴也不足为奇,但是他走阴的方法比起我来就要差一个档次了,他只能阴魂过阴,而不能肉身过去。

不过这样也好,起码在那边,阴魂与死魂都是灵魂,属于同类,像我这种肉身也能走阴的,多半走阴时都会遇到麻烦。

毕竟像老神棍那么强悍的存在还是少数,不是每个人都敢抢判官东西的。

“兄弟,到了那边如果找不到别勉强,24小时之内一定要回来。”

我对着躺在床上的李文哲说道。

李文哲点点头,闭上了眼睛。

一秒钟后,我看到了他的灵魂从身体内爬了起来,对着我们摆了摆手,飘入了地下。

我紧张的盯着地面上一反一正还冒着臭气的板鞋,心中对情之一字多了一分了解。

喜欢阴阳鬼记请大家收藏:()阴阳鬼记新更新速度最快。